• 女生的性事

    时间:2020-08-07 23:01:56

    钱前大学毕业了,虽然父母给他起的名字很拉风,可惜的是名字往往是反得,他现在口袋裏面空空如也,家裏面也因为供他上学,家徒四壁了。为了生存,他去乡中校当了一名老师,虽然他口袋裏面没有钱,但是脑子裏面的知识很扎实,因此,很快学校初中物理课的主力就是他了。因为口袋裏面没钱,长的也对不起人,身高还不够当坦克兵,所以钱前还从来没有被哪个女孩子看上过,钱前在教学时也没有任何的杂念,每天辛勤的给学生传输知识,拿回那一点工资养家。

      转眼几年过去了,钱前二十五岁了,过早的显老了,他的教学经验也老练了,不管多麽不好学的学生,进了一次他的课堂,就不想走了。他现在是学校的红人了,很多孩子的家长拼命的走关係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他教的班。钱前也因为几年的积累,不再那麽需要卖命的干维持家用了。常言说:“饱暖思淫欲。”一点不假。钱前此时的心态已经变了,他开始想女人了。

      学校裏面的女老师的模样真的不怎麽样,基本都结了婚,这条路走不通,出去找个,人家一听是教书的,立即摇头说有事,为今之计只有学生可以了。因为学生很多很崇拜他,给他带来了不少满足感。

      几年的教学下来,钱前没有少窥到春光,很多都是从青春靓丽活泼的女生胸口看见那麽一点点嫩嫩的肉肉,偶尔能看见乳沟,在学生考试的时候,钱前总喜欢转悠,眼睛往下看的通常不是考捲,而是那一点点缝隙,他恨不得把手伸进去仔细摸摸这些个刚刚发育不久小女生的胸,可是他不敢。

      小媳妇们总是喜欢开玩笑的,办公室裏面,女人们经常对钱前开玩笑:“你不如从现在的学生裏面培养一个,以后当你的老婆。”钱前想到这心动了,选谁好呢?一个个在脑子裏面闪出女学生来,班裏女生基本都是十五岁了,很多已经在胸前顶起两大坨了,不论走路跑步都闪出娇艳的感觉,路过时,香风弥漫。

      十二个女生裏面最好看,最有吸引力的是行事泼辣漂亮的刘孜,温柔妩媚的周勤勤,丰满的胡梦华,娇小爱哭的张洁,其他的都属于一般的。

      当钱前还没有想怎麽下手的时候,机会来了。周勤勤,十六岁,因为大一些,胸前早都顶起了两大坨,鹅蛋脸,披肩发,微翘的嘴唇,性感的唇线,不用化妆就胜似化妆过,白皙的脸庞两侧,时不时的会飞起两陀红晕,和男生说话时不敢擡头,声音和蚊子一样,大家公认的腼腆温柔女孩,谁能想到她有个秘密,她喜欢上了钱前,她被钱前渊博的知识、超强的自信征服,她把她的秘密告诉了好友刘孜,可惜刘孜很八卦,这个消息外传了,并且传到了钱前的耳朵裏面。

      一天放学后,钱前把错题最多的人交到办公室,挨个讲解,这裏面有周勤勤,最后轮到周勤勤了。和心爱的人单独在一起,周勤勤不由得呼吸急促,心裏小鹿般乱撞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,腿上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的抖。钱前给她讲的什麽,她没有听进去,只在瞎想。钱前本来就对学生做的题目很生气,平时很眼馋这些女孩子,看到周勤勤这个样子,更是气的不打一处来,大声训斥了周勤勤几句,本待继续发火,发现周勤勤已经泪如雨下,抽泣的身体自然摆动,仔细一看,少女的身段被紧紧的衣服勾勒出了绝美的画面。钱前看看四周,确定没人后,大起胆子伸手去擦周勤勤脸蛋上的眼泪。这一擦不要紧,小妮子哭的更厉害了。钱前心想,传言果然不假,伸手搂过周勤勤的腰,嘴裏说:“别哭了好不好,我给你认错,不该这麽大声训你。”周勤勤听到后,慢慢的开始不哭了,脸蛋上飞起了红晕。

      钱前胆子更大了,将周勤勤往自己怀裏带了带,轻轻的说:“哭了不好看了,以后嫁不出去了。”周勤勤的头埋得更低了,并没有表示什麽,钱前又说:“你很漂亮,我挺喜欢你的,让我亲亲你的脸,好不好?”周勤勤连忙低声说:“不好。”后面那个好字声音小到她自己都听不清楚。钱前已经按耐不住了,软玉温香在怀,莺声在耳,伸过头“啵”地亲在了白皙的脸蛋上。“你坏。”轻轻的声音传来,少女却没有任何动作,身躯在微微发抖。女人的“你坏”很有杀伤力的。钱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蛮力将周勤勤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,这下子,周勤勤丰满的屁屁坐在钱前腿上,两只手在自己腰间不停地翻弄衣角,低着头,红晕满面,钱前右手搂住周勤勤的腰肢,左手抓住周勤勤的嫩手,一时间两人都不开口说话,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,钱前只感觉到自己的腿上有一团丰腴的滑腻,清楚的感觉到了屁屁的两瓣,两瓣的某处有一团热气。

      良久,两人谁也没动,太阳照射的光线渐渐暗了,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脸了。都说月黑风高杀人夜,其实月黑也能壮胆的,钱前胆子大了起来,再次伸嘴去亲吻周勤勤的脸庞,左手滑向周勤勤的头部,将她的头轻轻的往左搬,没有任何的阻力,翘翘的嘴唇就被钱前吻到了,少女也放弃了羞涩,笨拙地回应着钱前的吻。钱前只觉得胸前血液一涌,放开周勤勤,两人面对面站着,钱前双手环抱住周勤勤的腰肢,嘴吻上了周勤勤的翘唇,胸前一下子接触到了柔软的挺翘,他用力地收紧胳膊,用自己的胸膛去挤压那两陀肉,慢慢的周勤勤的两只手也环抱住了钱前。缠绵了一会,因为周勤勤要回家了,两人分开了,走的时候,周勤勤贴着墻回到教室,拿起书包一溜烟地跑了,没有敢回头看一眼。

      经过这一次,钱前知道有戏了,上课时经常能看到周勤勤灼热的眼光,那眼睛裏面藏着的火热没有逃过钱前的眼睛。钱前心裏暗说,要创造机会,周末,钱前拨打了周勤勤家的电话,对周勤勤的父亲谎称需要周勤勤帮忙做物理实验,他没有多心就让女儿去了学校。当周勤勤来到学校时,钱前对她说,到我宿舍来,在那裏。周勤勤跟着去了,钱前的宿舍只有他一个人住,是个好地方。进了门,钱前突然把门关住,再一次地抱紧周勤勤,两人忘情地接吻,钱前一边接吻,一边把周勤勤带到床边,猛一推,周勤勤仰面躺在了床上,还没有来得及起身,就被钱前压在身下了。少女的胸部因呼吸急促起伏不停,这婀娜的曲线更刺激了钱前,他看着周勤勤,两人的目光相对,钱前的手颤抖地伸向周勤勤的胸部,周勤勤把眼睛闭上了,激灵地抖动着,丰满的胸部弹起了钱前的命根子,他伸手解开周勤勤的口子,轻轻地、急切地,分开后,他看见了一条雪白的乳沟,两座神秘的山峰藏在小衣裏面,钱前咽了咽口水,脑门上出了一头汗,他把手从周勤勤腰部小衣的底下伸了进去,一路上少女肌肤的弹性使得他几乎灵魂出窍,抓到了,终于抓到了少女的乳峰,一手都把握不住,手心中的豆豆突然弹了起来,硬硬的,若有若无的滑腻让钱前爱不释手,周勤勤越来越快的呼吸声壮大了钱前的色胆。他掀起了周勤勤的小衣,低头望去,热气腾腾的圣女峰就在前方。“脱了好不好,你的胸真好看,我要仔细看。”他轻轻地在她耳边呵着热气。周勤勤起身,脱去小衣,坐着的周勤勤,乳房向前怒挺,钱前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上衣脱了,紧紧抱住周勤勤,赤裸的紧挨在一起,周勤勤不禁轻轻地呻吟起来。

      真是太他妈的销魂了,怪不得有钱人都想玩女人,钱前心想。自己硬邦邦的东西好不难受,环抱着周勤勤的手渐渐下移,移到了丰腴的屁屁上,左手从周勤勤屁屁上方的裤子口直接伸进去,钱前感觉到了很大的两瓣,他忍不住了,弯下腰,将周勤勤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褪到了小腿,张开眼仔细看。此时的周勤勤已是浑身发抖的不能说出话了,在心爱的人面前,她不知道害怕,只知道随心爱的人摆布。

      钱前看到两条白皙的大腿在微微颤抖,腿的交汇处上点缀着些许绒毛,一条小缝在腿中间,他激动地抱起周勤勤扔到床上,将周勤勤的鞋子、袜子、裤子扯下。这下子,少女整个裸在床上,仰面躺着,双眼紧闭,手掌紧握,一副待宰的羔羊样子,钱前快速扒光自己,他将自己和少女缠绕在了一起,少女一动不动,除了呼吸加快,任由钱前所为,钱前吻遍了周勤勤的全身,每一处都轻轻的。然后他跪在周勤勤的腿前,轻轻地分开双腿,小缝渐渐张开,钱前看到了他人生裏从没见过的秘密,他伸出指头轻触那些沟沟壑壑,每一次的触碰都会引来少女腿部的痉挛。钱前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命根子凑到沟沟壑壑的前面,一碰,真个要命啊,下身传来的酥麻差点让他死过去。碰着碰着,他感觉到了湿乎乎的,晶莹的液体在他的前头和沟沟壑壑之间搭起了一座“桥”,继续碰着,下意识让他要捣,要他沖,他对着小洞沖了,随着前锋的进入,他只觉得自己的魂飞走了,什麽亿万富翁,什麽国王天子,全部跟我换这个我都不干,真是爽,紧紧的压迫感憋得他难受,有点疼,他把它往外拿了些,却发现更爽,他像学习到了新知识一样,反反复复的进行着,其实他只进去了一点点而已。这时的周勤勤正在忍受,浑身都出了汗,前面是很爽、很痒,现在却有点疼、有点销魂,小嘴张开,眼睛依然紧闭,手紧紧地抓住床单,身体是不是弓起来。钱前终于忍不住了,一颗颗白色的“炸弹”投放在周勤勤雪白的肚皮上,他喘着气,浑身是汗,满足地看着周勤勤,虽然已经开了炮,可是他的眼神依旧贪婪地在那些高峰、山谷间徘徊。

      这次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后,两人的关係突飞猛进,在没有人的地方,总有他们的影子,两人的进展很快,周勤勤也很快地适应了从少女到女人的转变,不再是一动不动了,她也开始配合着扭动屁股,喉间发出越来越淫蕩的声音。钱前也从浅入深,从十几回合到几百回合,技术越来越精湛,两人在兴奋的时候,还会说些诸如 “再快点”“你的洞洞好湿”之类的话。正当他们惬意的时候,风言风语传开了,俗话说“没有不透风的墻”,两人过分的亲昵,总会被人看出些端倪的,还有好事者跟蹤调查,发现了地下情,周勤勤的父母觉得很羞辱,把周勤勤转学了,全家也搬走了。校方也觉得钱前影响了学校的声誉,念在他教书有功,处以留校查看处分。

      从周勤勤走后,钱前的情绪一直不是很好,他不敢擡头看学生,用书本挡起脸讲课,声音中再也没有原来那个自信、意气风发的感觉了,每天一下班就急急忙忙地回到宿舍,关起门躲起来借酒消愁。发生的那些事情在大人心裏是天大的,可是在他的学生心裏,却是没什麽大不了的。他们不愿意钱前消沈,他们要意气风发、自信满满的钱老师,经过全班同学表决,他们派出了课代表刘孜和副班长张洁,到钱前家转达全班同学的心声。

      刘孜和张洁来到钱前的宿舍前,敲门良久,钱前也不开门,只是说了一句,你们回去吧,同学们的心意我领了。二人回去后,很不开心,没有完成使命。钱前也照旧这样过日子,依旧早早回宿舍,喝酒不断。学生们看在眼裏,急在心上。

      周勤勤来信了,她给最好的朋友刘孜来信了,信裏她告诉刘孜,她现在很不好,没有心思上课,总想着钱前,她也不后悔与他做的事情,反而觉得很甜蜜,最后她告诉刘孜,以后她不会来信了,她会在远处记挂着钱前的,其余的,她只能选择忘记,愿她保重。刘孜看完信后哭了一晚上。第二天放学后,她来到钱前宿舍,她捶着门,对裏面的钱前说:“你开门啊,我有话对你说,勤勤托我给你传话。”裏面沈寂了一会,门开了,刘孜一脚将门跺开,沖进去怒吼:“你这是做的什麽事情啊,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勤勤了,都怪你!”说完嚎啕大哭起来,钱前呆呆地坐在那发呆。“钱前,我告诉你,呜呜,你害的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了,你害的,呜呜,你害的全班同学都为你难过,很多人都不学习了,呜呜,老师啊,你振作点啊,呜呜,我们看着你这样,心都碎了。老师啊,老师,呜呜……”钱前的眼泪也止不住流下来,他猛地灌了几大口烈性白酒,嘴角火辣辣的,眼角也火辣辣的。

      突然,刘孜沖过来,夺下钱前的酒瓶,往门外一扔,大骂:“你个酒鬼,大大的酒鬼,就知道喝,喝死你才好。你死了,我们就都高兴了。”钱前已经有点醉了,本来酒量就不大,前面的猛的几口,他已经看什麽都是朦胧的了,此时刘孜在她面前的怒吼,在他的脑海裏,刘孜变成了恶魔,无数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,刘孜的声音就像恶魔伸出的血爪一样向他袭来,他本能地伸手去挡,这突然的一挡,让刘孜来不及格挡,两只手只挡住了一个,另一个手掌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她的胸口突起的乳房上。“啊!”她本能地尖叫一声,下意识回手给了钱前一个耳光。钱前被她一掌打在了地上,爬不起来了,还呼呼大睡。刘孜见状大惊,赶紧上前搀扶钱前。可是钱前毕竟是男人,还是个喝醉的,重的没有办法说,刘孜怎麽也扶不起来钱前,她换了姿势,抓起钱前的两手,用尽吃奶的劲去拖钱前,总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钱前拖到了床上,给钱前收拾好之后,她看着钱前,这麽年轻就出现了白头髮,睡梦中还时不时的皱眉,呼吸声显示了他在梦中不是快乐。刘孜坐在床边,想了很多很多,她想起和周勤勤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,想起了钱前对她们无微不至的关心,想起了意气风发的钱前讲课的样子……终于,她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    第二天早上,钱前从梦中醒来,头痛欲裂,口感舌燥。“我这是在哪裏,为什麽头这麽痛。”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思绪拉了回来,周勤勤、学校、刘孜敲门、喝酒,咦,身边有什麽东西,他一激灵,伸手摸去,是个人,是个女人,他的手摸到了一个“馒头”,他赶紧坐起来,仔细一看,是刘孜,睡得正香,长长的睫毛、弯弯的眉毛、几缕青丝搭在脑门上,小嘴紧闭,红润的可爱,早晨斜射的阳光擦过嫩白的脸,细细的绒毛把脸蛋衬托的更加可爱。酥胸起伏,呼吸均匀。“她怎麽会在这?”钱前心裏升起大大的问号,钱前蹑手蹑脚的走下床,咦,身上的衣服好像换过了,难道是她?她昨晚一直在这的吗?钱前不敢往下想。人家看到这样,岂不是又要说,昏倒。他懊悔的拍着头痛的后脑勺。

      “老师,你醒了?”刘孜说着翻身做了起来,眼睛红肿着,“你昨晚乱蹬,还吐了,我只有照顾你了。”

      “哦,谢谢你了。嗯……”

      “老师,你要说什麽?”刘孜盘弄着自己的头髮。

      “你,你是不是该回去了,万一……”

      “我不怕别人怎麽说,老师你怕吗?”

      “这个,嗯……”

      “昨晚我下了个决定,我认为我的决定是正确的。”

      “什麽决定?”

      “我要照顾你,看着你,等我长大,我去找勤勤回来和你结婚,你现在消沈难道不是为了勤勤,如果不是,那麽你就是怕别人说才这样的。”

      钱前差点晕过去,这麽小的女孩子,竟然这样决定。

      “不是的,你说的都不对。”

      “那你为什麽消沈呢?我们看着难受啊!”

      钱前沈默不语。

      “哦,我知道了,你既然不是为了勤勤,全班同学也没有觉得你们做的有什麽不对,你还有什麽顾虑呢?要是当时是我,我也会……”刘孜突然想起什麽,顿口不语。

      难道她也会像勤勤那样?“我不怕了,老师,只要你能振作,做什麽我都愿意,我不想勤勤在远处还记挂你,只要你能振作,你把我当成……当成勤勤也行。”后面的声音小了下去。

      钱前心裏其实更多的是羞愧,现在听到刘孜这样说,心中暗喜。

      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     “恩。”

      “不后悔?

      “绝不,我从来都是说到做到。”

      钱前慢慢地走过去,嘴裏说道:“真的不后悔?”

      “不后悔!”

      钱前走上前,托住刘孜的下巴,凑近了说了句:“我如果要你,你也不怕?”

      刘孜犹豫了下,坚定地说:“不怕,因为你不是那种人。”

      钱前恶向胆边生,兇相毕露地说:“你看我是不是。”扑在刘孜身上,用嘴去亲吻刘孜的小嘴。“唔,老师。”刘孜用力地反抗。“我是头狼,恶狼!”钱前用力地撕扯刘孜的衣服,片刻,刘孜已经寸缕都无了,钱前压住刘孜,手在刘孜的胸前爱抚,变换着不同的姿势,雪白的肉球也经历了不同的形状,前所未有的快感引起了刘孜的慾望,她不在挣扎了,心想,原来被男人揉这裏这麽舒服,这是怎麽样的感受啊。少女娇嫩的胴体、肉体的颤抖激起了钱前无穷的慾望,他用在勤勤身上获得的经验,仔细挑逗刘孜,白皙的乳房被变幻成各种形状,粉红的乳头被他用舌头一遍一遍颳过,一只魔手在刘孜大腿内侧来回轻触,感受到刘孜大腿的夹紧,钱前脑海中出现勤勤的蜜源,夹紧他的情景。

      分开刘孜的大腿,他拖着刘孜的腿将她拉到跟前,用自己的灼热顶住刘孜的臀部,拉起双腿,分开看刘孜的秘境,手指分开细缝,摩擦着那两片,渐渐地,缝隙越来越大,花壶中也渗出了液体,钱前用中指向裏探入,嫩嫩的贝肉紧紧地裹住他的手指。刘孜只感觉这样的姿势被他看着,什麽秘密都没有了,但是很怪的感觉,一个坚硬的东西闯入了她的洞裏,有点疼。

      钱前决心要摧毁眼前这个少女的防线,他挺起巨根,坚决毫不留情地向目的地进发,少女的轻哼声,巨根被包裹的紧密度,让他觉得回到了过去,他痛快淋漓的在裏面驰骋,满心想的都是过去,忘了身下的这个人不是原来的那个人。

      刘孜苦苦的挨着,剧痛使她忍不住的哼了起来,这反倒更加刺激了钱前,他加快了速度,将刘孜的双腿压向胸口,抱着刘孜雪白丰腴的屁股,每一下都深深的进入刘孜的身体,每一下都撞击在粉嫩的花蕊上,刘孜感受到了甜美,虽然还是很痛,但是中间夹杂着甜美,她想,我知道勤勤为什麽甘愿被他那样了。

      少女的秘境紧凑有握力,钱前没有坚持多久,就忍不住了,他做了最后的沖刺后,拔出巨根,将亿万个小钱前喷射在刘孜的大腿中间。

      喘息声慢了之后,钱前对刘孜说:“你现在后悔不?嗯,想不到我会这样对你吧,哈哈哈……”刘孜回答说:“我后悔什麽,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,只不过我没有勤勤的胆量,她先将喜欢你的秘密说给我听,我就不感对她说我喜欢你的了。我有点后悔没有早点和你这样。”她停了停,喘了口气接着说:“现在,你是不是能振作起来,不是你和勤勤的错,据我所知,班裏喜欢你的女生很多,没有人会怪你们,她们羡慕勤勤还来不及呢。”钱前听完后,狂晕不止。他的大手又在刘孜的娇乳上游走,嘴裏说道:“其实我挺感谢你的。没有你的陪伴、开解,我可能真的回不过神来。”刘孜一边拨拉钱前的手,一边说:“还弄,你把我弄得好疼知道不,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的,其实你要,我会给你的,你都不能温柔点。”

      钱前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我其实很需要女人的,我本来想着把你搞定挨枪子的。对不起了,刚才是我太粗鲁了,下次我温柔点好不好。”“呸,呸,还想下次,做梦吧你。”刘孜娇笑地用手指戳着钱前的脑袋。“我知道你会的了,我就想知道你这个小辣椒到底有多辣。以后嫁给我的肯定是你。”“你去美去吧你。”

      突然,有人急促的敲门,完蛋了,钱前急的乱窜,手忙脚乱的找衣服,一脚踢到桌子上,好痛啊!

      “起床了,你这个懒鬼。”门外依旧敲得很响亮。

      钱前翻身坐起来,揉着踢到桌子上的脚,妈妈呦,原来做了个梦啊。但愿今晚依旧能梦到勤勤和刘孜。